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100年图库彩图 > 正文

中国制造之U盘

2021-09-09 

  2009年10月,中国将迎来自己60周年华诞,而国产U盘也即将迎来自己的10周岁生日。

  回到十年前的1999年,朗科科技两位创始人邓国顺与成晓华在深圳设计出U盘的最初模型,并于当年10月份向市面推出第一款U盘产品。正是U盘的问世,宣告了软驱和磁盘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U盘的出现,让PC厂商和用户开启了便利之门:U盘体积小(只有大拇指大小),重量轻(20克左右),存储容量初期从16M到2G,远大于软盘。与传统可移动存储器不同的是,“优盘”不需要驱动器,即插即用,使用时就相当于一个独立的“硬盘分区”,www.773458.com,交换数据时像软盘一样“拔下就走”。因此,配有“优盘”的个人电脑,主板上不必为软驱再单独留一个接口。

  北京爱国者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高喆表示,U盘最基本的功能就是数据的存储备份与随身交流,是电脑普及,数据存储与交流需求快速提升的产物。从全功能上实现对软驱和软盘的替代,再加上整个IT行业的共同推动,软驱和软盘退出了历史的舞台,U盘开始快速走入了人们的工作与生活中。

  回忆起发明U盘的经历,邓国顺表示,“在我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时,遇到了一件不很方便的事情,那时,需要将自己笔记本电脑的数据备份到台式机上,或者需要和别的电脑交换任何数据量稍大一点的文件和程序时,就显得很不方便。当时就想:便携电脑虽然便携,虽然“移动”,但是否有一种中间设备能实现和其它数据设备更紧密的联系,当时这还只是头脑里的一个想法,到了1999年,这个产品在我和合作伙伴成晓华的脑海里有了完整的模型。”

  1999年10月,朗科“优盘”第一次面市。具有新加坡留学经历的邓国顺没有忘记登记知识产权,于同年11月14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专利申请。2002年7月,朗科闪存盘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正式授权;2004年12月,朗科公司又在美国获得了该项技术的发明专利授权,该专利是闪存盘、闪存MP3及其他闪存移动数码产品的基础性专利。

  闪存盘,甚至被誉为中国在计算机存储领域二十年来唯一属于中国人的原创性发明专利成果。在给老百姓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其引发的专利纠纷也开创了多项国内第一。

  2002年,朗科以侵犯专利权为由将北京华旗资讯有限公司、深圳富光辉公司推上法庭,该案号称中国IT知识产权第一案。那起发生在2002年9月27日的诉讼,在过去的几年中,先后将20余家生产与销售闪存盘的公司卷入其中。该案在经历长达四年的诉讼后,这场争端最后以三方和解而告终。

  2004年8月,朗科在深圳起诉索尼电子(无锡)有限公司,要求对方立即停止对朗科公司在闪存盘方面的一项核心专利的侵权行为,同时索赔人民币1000万元。朗科此案,算得上第一起由中国公司发起的针对跨国公司的知识产权侵权诉讼。而此前的近20年,中国IT厂商还从没有在发明专利权方面向国际厂商发起过任何挑战。

  2006年2月16日,朗科首次将专利诉讼扩展到境外,在美国正式向法院起诉PNY公司侵犯其美国专利,要求巨额赔偿。这也是中国IT企业在境外进行知识产权的第一案。在过去,中国企业不断遭遇国外厂商的专利侵权指控,并常常不得不以交纳巨额专利使用费的方式来结束争端。中国企业首次改写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虽然朗科在法律上占得了先机,但市场表现并不尽人意。根据计世资讯(CCW Research)的历史数据,在2002年中国移动闪存盘市场上,华旗爱国者以29.5%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朗科则以27.1%的微弱劣势紧随其后。而到了,2004年,在闪存盘总体销量比2003年同期增长37.1%的前提下,华旗的份额已超过30%,而朗科则将第二名宝座拱手让给联想。到今天,

  2006年6月13日,争论近4年的中国IT知识产权第一案最终于和解的方式平淡收场。在这起马拉松式的诉讼中,朗科虽然保住了专利权,却丧失了市场地位;华旗虽然处于被动地位,却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北京爱国者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高喆透露,2001年10月,爱国者推出迷你王U盘,到2002年3月,短短的5个月时间,爱国者U盘占据了33%以上的市场份额,稳居市场占有率第一,到今天,爱国者已经实现了连续9年市场占有率第一。

  尽管专利纠纷与商业竞争如影随从,并不妨碍U盘带给老百姓的巨大便利。到今天,只要使用电脑的用户,基本上都会使用U盘来存储数据,比如日常的办公文件,个人的数码照片,想给朋友分享的电影、游戏,等等。U盘已经成为人手必备的移动存储设备,而现在U盘的外观设计业越来越丰富,www.74011.com,甚至可以作为手机挂饰;蝴蝶结U盘、情侣U盘,还可以作为随身的装饰,体现与众不同的个性;它的影响力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存储功能上,U盘也像手机一样,越来越多的融合到我们的工作与生活中。

  专家表示,技术往往有一个从模仿到创新的过程。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正在逐渐完成从一个引进技术型国家到创新技术型国家的转型。这个转型异常艰难,道路也注定曲折艰辛。